?
给我一个胡军我能撬动整个同志圈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22-01-20     浏览次数: 次    

  网友们对此番言论集体拍手叫好,胡军也因为对同性恋表示支持的态度而喜提当日热搜。

  访谈中主持人和胡军聊起了与电影《蓝宇》有关的台前幕后,使得这部创作于2001年的电影重新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

  《蓝宇》改编自网络小说《北京故事》,讲述了发生在八九十年代,陈捍东和穷大学生蓝宇之间感情纠葛的故事。

  虽然电影没能在内地上映,但观众通过各种渠道看到了捍东和蓝宇的悲剧,了解了同性恋群体的存在。

  《蓝宇》不仅是军烨CP粉们的专属宝藏,更称得上大陆认知同性恋人群的开蒙教材。

  成功人士陈捍东是八十年代先富起来的那拨人,除了无法考证的一点以外,至少潘邓小闲这几样都占了。

  捍东开始也没往心里去,然而两人再次见面后,他和蓝宇之间的感情变得微妙起来。

  从此捍东和蓝宇之间展开了爱情拉锯战。当时还是初恋的蓝宇遇上情场老手,注定是要卑微到尘埃里的。

  不出所料,没多长时间陈捍东就和喜欢的女人结婚了。陈捍东要准备开始新的生活,断绝和蓝宇的来往。

  他因走私和非法集资被捕,眼看威风一世的捍东要凉,蓝宇卖掉捍东送自己的房子凑钱疏通关系,救了捍东一命。

  经历了那么多大大小小的变故也没能拆散两个人,眼看渡尽劫波,一切重回正轨的时候,蓝宇却意外离世。

  但假如你要是只看完这部片子就满足了的话就太可惜了,因为电影背后的故事更有料。

  1999年张永宁到上海出差,朋友给他推荐了一篇叫做《北京故事》的同志小说,张永宁看完后颇受感动,决定要把它拍成电影,可在那之前他从未涉足过电影行业。

  几经辗转后张永宁联系上了著名导演关锦鹏,张永宁频繁穿梭于北京和香港之间沟通改编事宜,起初关锦鹏对这个故事不置可否,考虑再三后才决定拍摄。

  关锦鹏在北京看了很多演员都不太满意,直到有朋友向他推荐了胡军,两人第一次见面导演就决定陈捍东一角非胡军莫属。

  张永宁本来想毛遂自荐演捍东,结果被胡军的气场震得服服帖帖,退而求其次客串了捍东的妹夫。

  早在1996年,胡军就拍摄过拍同性恋题材的电影《东宫西宫》,在电影开拍之前导演张元带着胡军满世界体验生活。

  在九十年代末的内地,同性恋还是一个不被大多数所知的群体,胡军之前对同性恋也没什么概念。

  有一次他坐公交被一个同性恋骚扰,胡军把他送进了派出所。事后胡军非常后悔,觉得自己做的不太妥当。

  后来他又结交了很多同性恋者的朋友,在深入了解以后逐渐被同性之间的情感所打动。

  就像胡军在节目里说的那样,同性恋也许并不是一个很小众的群体,只不过人们不愿意去承认这个群体的存在。

  只要他们有对家庭和亲人的担当,能对自己的选择负责,那么大家就应该对他们有一颗包容的心。

  关锦鹏在开拍前告诉胡军和刘烨电影中有的戏份,胡军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刘烨懵了,问胡军,“师哥,怎么办啊。”

  本来导演让俩人在一起多培养感情,结果他俩一个月里只见了四次,还都是一起打打球吃吃饭。

  有着丰富舞台剧表演经验的胡军对陈捍东这个角色信心满满,而且他接下这部戏的原因也很简单,只是因为“好玩儿”。

  虽然《蓝宇》并没有让胡军大红大紫,但却成了他演艺事业的敲门砖,从那以后胡军的排面越来越大。

  张国荣在自己心心念念准备导演的《偷心》中也为胡军留了一个角色,只可惜电影因为投资问题而流产。

  《蓝宇》在香港首映时,张国荣怕他们知名度不高观众关注度低,他干脆自己亲自上阵帮助《蓝宇》剧组宣传造势。

  胡军关锦鹏和张国荣三人的关系不是一般的铁,张国荣当时还想把《我》这首歌给关锦鹏在《蓝宇》中使用,结果被关锦鹏婉拒了。

  和胡军不同,刘烨对同性恋的故事有着不小的顾虑。在和制片人见面前就磨磨蹭蹭不太想去,最后跟制片人撂了“我道歉,这戏您别让我演了。”

  制片人一把拉住转身就要走的刘烨,问他:“你知道导演是谁吗?关锦鹏!”刘烨当场真香。

  朋友得知他要演蓝宇,有一天就跑来跟刘烨说其实自己也是同志,刘烨大吃一惊,“明明我们看起来一样啊”。

  整部电影中不仅是演员的表演还是剧本的改编都按照这个思路做了减法。关锦鹏只是试图讲述一个发生在北京的普通爱情故事,只不过恰巧故事的主角性别一致而已。

  当时的女友谢娜对刘烨出演蓝宇非常支持,经常去剧组探班,时间长了别人都以为她是刘烨的助理。因为拍戏太投入,刘烨甚至忘记了两人的第一个情人节。

  在金马奖的获奖感言中,刘烨在感谢完剧组和家人后,还感谢了自己的女友PP。PP是刘烨给谢娜起的绰号。

  当时和刘烨家人收看直播的谢娜又哭又笑,觉得他就是自己命中注定的金马王子。

  因为《蓝宇》,胡军和刘烨建立起了非比寻常的友谊,电影拍摄期间的各种经历过了将近二十年还时常被提起。

  而对观众来说,除了电影本身以外,带有神秘色彩的原著小说以及所谓的人物原型也一直是心里的坎,这道坎没填上,这个故事就永远没有结束。

  2016年《北京故事》被翻译成英文出版,作者署名为Bei Tong,即北京同志。

  没有人知道筱禾是男是女,更没人知道ta和蓝宇捍东什么关系,就连当年关锦鹏张永宁购买小说版权都是通过邮件和网络完成的。

  当年筱禾接受采访时宣称《北》是根据当事人的叙述改编而成的,可几年后在出版后记中又彻底改口说故事纯属虚构。

  其实电影或文学中的故事本不必深究,创作讲究个假作真时真亦假,一味钻牛角尖儿就跑偏了。

  每当看到人民群众对于影视剧刨根问底拦不住时,我就会想起童年那句脍炙人口的歌词:

  关于电影《蓝宇》中人物原型的考证绝对算得上中国互联网初期的标志性战役,一场网络野生学者们的集体狂欢。

  网民求知的欲火熊熊燃烧在早期的各大论坛上,由此,一个不温不火但长盛不衰的隐秘学派——蓝学诞生了。

  由于官方资料中关于蓝宇和捍东身份的有效信息太少,至使各种版本众说纷纭,而且还有不少吃瓜人群前赴后继地为蓝学添砖加瓦。

  原著《北京故事》里写到,捍东毕业于“南大”(即北大)中文系,蓝宇就读于“华大”(即清华),88级建筑系学生,水木年华卢庚戌的直系学长,在学校里也许还能跟余虹擦身而过。

  捍东还在聊天中提到两所学校哪个食堂好吃,哪个门能进车等等生活细节,使得原著严谨得不像二十年前的网络文学。

  而且整个故事在时间线和叙事逻辑上几乎零bug,其真实感已经超越了虚构文学的范畴。

  但接近二十年的悬案最后也只能用走近科学和稀泥式的总结:至今还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蓝宇和陈捍东的人物原型是谁。

  《蓝宇》作为同志电影的排头兵,在历史进程中起到了对同志这一概念的推动性作用,出色完成了历史赋予的使命,这已经超越了人物背景和艺术作品的意义。

  无论这个世界上是否存在过蓝宇和陈捍东,无论他们是否还在世,这个感人至深的北京爱情故事依旧还会被很多人想起。